当前位置: 万清小说> 科幻小说> 星空下的幻想> 星空下的幻想三十四 伐木造船,扬帆出海

星空下的幻想三十四 伐木造船,扬帆出海

作者:新世界骇客

    林雷现在的工具相比浮岛上来说犀利了很多,他将史诗兽的晶化肩胛骨锤打磨制后,再套上硬木柄,就作成了一把粗制斧头。

    这斧头看似粗制滥造,但在林雷巨力加持下,砍在梭罗树上,每一下都砍进去有大半个斧面。

    林雷当然能砍的更深,可这样的话,硬木柄就会受不住力断掉,而换用更坚固的晶化骨骼做斧柄,又实在难以固定,对此林雷也非常的无奈。

    说到底,还是工具不足的问题。

    一棵直径五米多的梭罗树,足足让林雷砍了一天一夜。

    恩,这树根处下面砍的这么细,到时就做船头好了,林雷看着被砍的不足半米的树根处,如是打算。这棵树就剩最后一击了。

    “薇,小心倒下的树!”林雷大声让芙薇丽站开,随后在离大树五十米处开始起跑加速,等达到最高速度时猛然跃起,双脚猛烈踹到了树干上。

    他现在的最高速度又有提高,达到了近50米每秒,这么一个近100千克的**,能够产生的冲击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梭罗树,被着最后一根稻草一压,加上本身的自重,便呼啦啦的倒了下去。

    这棵树可真是大啊,好在它的枝叶并不算特别繁茂,林雷又花了大半天时间将主干给清理了出来。

    恩,很好,这么大一棵,只要将中间挖出船舱来,再加固下,应该足够出海用了,等启动了飞船,哪就啥都好说了。

    现在离阳半月还有十天,周围仍然暗的很,所以林雷升着火堆。

    火堆旁边是用大量兽皮堆起来的简易帐篷,这是两人的休息场所。

    “薇,你帮我看看船舱该怎么挖才能在保证坚固的条件下让内部空间最大,我们要带的东西可不少哦。”现在的林雷精神奋发,准备一股作气将船给弄出来。

    他就和一个人型工程机械一样一刻不停的伐木,让芙薇丽从开始的吃惊到后来的担心,现在他终于停下来了,但看这样子,只要有了定案,他就能接着在树身上挖洞,这男人精力也太充沛了吧。

    “雷,你要不要休息下,我看你接连干了有四十多个小时了。”

    林雷感觉了下身体,恩,确实有点累,确切说是有点饿,肚子饿,他的小兄弟也饿。

    “好吧,我吃点东西,我饿坏了,嘿嘿。”林雷坏笑的向芙薇丽走去。

    一看这邪邪的笑容,芙薇丽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尽管两人已经非常亲密,那种事已经做了好多次了,但她脸还是变的通红,她忍不住啐了林雷一口:“你去河里洗澡去,我给你烤肉。”

    “遵命,我的夫人。”林雷惫懒的行了个礼,屁颠屁颠跑去河里洗澡去了,他现在满身的树木碎屑,确实不太舒服。

    等林雷从河边回来的时候,芙薇丽已经将原本就烤好的安的罗兽肉热好了等他。

    林雷直接拿了块放进嘴里大嚼,边吃边含糊的说:“嗯,薇,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和你一样好吃,嘿嘿。”

    这人,一脑袋的浆糊,全想着做那事,芙薇丽感觉自己耳朵尖热的要烧起来一样,微微颤动着,小腹也有些发热。

    她一抬头,正看到林雷贼亮贼亮的眼睛正在盯着他,连手上的食物都忘了吃了。

    “快吃你的吧,雷,你砍了这么久树,还不饿啊。”芙薇丽娇嗔道,这个家伙,一看到她就没正形了,不过自己对他的吸引力还是让她感觉有些窃喜。

    芙薇丽脸上浮现出玫瑰般的粉红,眼睛湿润的仿佛要滴出水来,红艳艳的嘴唇如花朵一般,加上她最近饱受滋润的身体,显现出一种无比的魅惑。

    林雷呆呆的看着她,本来十分美味的安得罗兽吃起来竟是味同嚼蜡,啥感觉也没了。

    不行了,这个女人太撩人了,芙薇丽这种发自内心的反应,表面却拼命作出一片自然的神态让林雷的热血直往上下两个头涌去。

    他大口将手里的安得罗兽肉吞下去,然后草草擦了下嘴,然后在芙薇丽的惊呼声中,一把抱起他向帐蓬走去。

    “薇,我爱死你了。”林雷觉的自己完了,这么肉麻的话都说的出来。

    芙薇丽没答话,只是奉上了自己的香唇。随后,热恋中的两人便陷入到了无限激情中……

    这一夜在一片和谐中过去,无话。

    八个小时后,林雷神清气爽的从帐篷里出来了,他伸了伸懒腰,全身的骨骼立马一阵劈里啪啦的乱响。

    林雷走向了静静躺在那里的巨树主干,准备开始凿船舱。

    这回他同样有工具,正是史诗兽的爪子,这同样是晶化材料,林雷费了老大的力气将它打造成一把短刀,边缘也磨的更加锋利,几乎达到了吹毛断发的程度。

    不过这刀只有不到三十公分长,想要挖凿出完整船舱来,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呢。

    林雷也顾不上节省体内的能量了:“系统,在刀刃上附上轻微能量,提高切割利度。”

    “收到宿主要求,开始灌注游离态纯能量,能量损耗为0。001能级每秒。”

    嗡的一声轻响,整把小刀的刀刃上就附上了一层半透明的,发着微光的纯能量,林雷一下划到树木上,感觉就和切斗腐一样,不但毫不费力气,而且切口光滑如镜,这实在太给力了,这能量耗的值!

    至于船舱的设计方案,芙薇丽是指望不上了,她实在太累了,到现在还睡的死死的呢。

    没办法,林雷就准备自己动手干,反正这东西难度不大,大不了舍弃点空间呗,只要坚固性得到保证就行,自己又不是没见过船,依样画葫芦,难道他还不会?

    时间紧迫,0。001能级每秒的消耗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一小时就3。6能级,就自己一级强化那会子,把自己抽干了也不够啊。

    早已打好了腹案的林雷,能量一灌上小刀,便开始他的切割大业。

    这一搞,就足足搞了两个个多小时,等到一艘散发着木香,有着优美弧线的木船在林雷的刀下出现时,林雷都快虚脱了。

    这可是实打实的近八个能级的能量输出,和自己用**进行瞬时暴发根本不是一个概念,林雷感觉比之前砍树时要累的多了。

    “哇!雷,你怎么这么快,这船就是那根大圆木做的吗?真是难以想象。”刚醒过来的芙薇丽一出帐篷就看见一艘乳白色的木船静静的躺在那里,一下子什么睡意也没了,只余震撼了,这效率也太高了点吧。

    “嘿嘿”林雷只是摸着头傻笑,也不多作解释,也根本解释不清。

    这木船的木料是刚砍伐下来的,含水量很高,暂时还不能下水,必须放在阴凉处晾一段时间。

    本来最好应该是等原木阴干后再做船的,但那样实在太慢了,起码的两个地球年时间,这又不是要长用的船,暂时能用就行了。

    但这样放着晾干的话,就得防着木料开裂的问题,小裂不要紧,就怕大裂了漏水,那可真是悲剧。

    所以林雷事先准备一种类似桐油一样的天然涂料,是从一种叫苦叶松的植物里熬出来的。

    这是林雷在山洞吃史诗兽肉的时候搞来的好东西,这涂料是干性的,有很强的排水性,对木料的附着力很强,要用的时候用火熬化,直接涂上就行。

    而且它的气味带这股清香,淡而不腻,非常好闻,当时还是系统发现并主动提出来的,就和曾经浮岛之上的碧蓝晶萃一样,都属于极品植物。

    先在阴凉处放它一段时间吧,至少得等它表面不渗树汁了才能载人啊。

    林雷虽然心里有点急,但硬件没完成,他也只能等了。

    “雷,我们接下去做什么?”芙薇丽等林雷用大量树叶将木船遮好,才出声询问。

    “储备出海的物资吧,别到时候到海上光吃鱼了,海上又不能生火烤,生的你肯定吃不下去。还有兽皮也带多点,到时再船上可以拿来遮挡太阳。”林雷转头对俏生生站那的芙薇丽道

    “还有水果,不然得了坏血病怎么办?”芙薇丽补充到。

    林雷汗了一把,就以他划船的速度,千多公里的水路,也就几天的功夫,哪有时间让你得坏血病啊。

    不过芙薇丽喜欢吃水果,林雷当然得满足这一要求。

    希伯来大陆上有一种刺果,大概有拳头大小,全身长满尖刺,刺上有着微毒性,被刺了,皮肤上得红肿半天。

    不过拨开这些尖刺后,里面的果肉异常鲜美甜香。

    更奇妙的是,成熟度不同的刺果口味也不同,而且每一种都能另人回味无穷。

    好吧,自从芙薇丽尝了一次一后,拨刺果就成了林雷空闲时间里的主要活动之一,谁叫他皮厚不怕刺呢。

    所以芙薇丽一说到水果,林雷就知道她嘴又馋了。

    哈哈,一样是准备,两样也是,那么看起来安得罗烤兽肉也得带充足。

    林雷自己其实可以游过去,但他不想被芙薇丽看到自己有这种怪异的能力,他自己也知道,在智慧生物中,绝少有人能够随意控制自己身体变化的。

    这不是不能办到,而是不去办,每个人的身体都与自己的基因以最和谐完美的方式相对应,任意更改的话会引起不可测的后果。

    当然这里的“更改”不是指整容什么的表面上的更改,而是像系统当初的改造一样,涉及到器官功能以及DNA的深层改变。

    生命,这个宇宙中最复杂的物质集合,就是银河守望种族也没有彻底的搞明白。

    两个多月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木船也大概阴干了,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林雷将木船拖到河边,开始为阴干的木船近行外层涂油。

    他将船的内外两面都浇上了一层厚厚的苦叶松油,直到确保无论怎样的大风大浪,木船都不会漏水为止。

    这船宽五米,九米多长,动力是林雷准备的几双划浆。

    林雷已经习惯用他的蛮力解决问题了,至于芙薇丽准备的兽皮帆,他也制作了一面,顺风的时侯使用还是能省很多力气的。

    林雷一把将木船推进河里,随后将几大兽皮袋去了刺的刺果十几只烤兽腿扔上去。

    “薇,上船了,我们出发!”林雷抱起芙薇丽跳上了木船,随后便拿起准备好的双桨,开始快速划动起起来。

    至于野兽蒙,就让它留在希伯来大陆吧,有可能的话,等飞船开来,再带它走。

    林雷从来没有划过船,但他对力量的控制很精确,中途只稍微调整了几次,便两手用力均匀,控制着船直线前进了。

    “这男人脑子实在太聪明了。”芙薇丽看着专注于划船的林雷,不由感叹。

    他学什么都特别快,特别好,相比之下,自己唯一的优势好像就是知道的比他多点,但这只是天启星教育的结果,并不值得骄傲。

    芙薇丽相信,如果林雷也能获得同样的教育,取得的成就一定比她高多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