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万清小说> 科幻小说> 逆天道> 逆天道第二十一章 深层阴谋

逆天道第二十一章 深层阴谋

作者:煮酒论红颜

    沿着螺旋状青石阶梯盘旋而上便是暴风大殿;高耸入云的殿宇前是两只麒麟铜像,目光犀利,气势威武。

    聂尘带着一丝不安走进了暴风大殿,他的身后是神经紧绷的蔷薇和好奇天真的白泽。

    带领聂尘来到大殿的士兵在圣启的示意下,离开了大殿。

    “参见圣皇陛下。”碍于礼节,聂尘与蔷薇对圣启鞠躬行礼。

    “好大的胆子。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竟然在圣皇面前不行跪拜之礼。”幻姬见状,开始刁难。

    然而,圣启却显得非常大度。他摆了摆手,说道:“算了,两位远道而来乃是贵客。我们岂能失了待客之礼?”

    聂尘礼毕,微微一笑,说道:“久闻圣皇陛下性情狂野,脾气暴虐。可今日一见,好像传言非实啊。”

    圣启微微一笑,眼色忽然暗了下来。接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气势如一座大山,朝聂尘压下。

    聂尘感觉不对,连忙闪身后退。同时,圣启刚抬起的手上立刻爆发出一团白色光芒,光芒爆炸,飞出一把把如镰刀般的风刃。

    虽然聂尘有所防备,在圣启抬手之时已经御起坤剑气抵挡,但在镰刀碰触剑气盾的时候,冲击的力量便让聂尘连连后退。

    镰刀般的风刃接连不断,好似没有尽头。在聂尘被逼到大殿门口的时候,风刃居然停止了。

    交手的瞬间,聂尘便明白了自己与圣启的实力差距。瞬间释放的风之力,强大无匹的力量,精确的超控,无一不代表着他的风之力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风之力爆炸性的释放会有许多狂乱飞舞的风刃,然而这些风刃没有伤及聂尘以外的人,就连大殿的墙壁,也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这份娴熟的超控恐怕连紫玄也无法完成。

    “聂尘。”蔷薇见聂尘平安无事,悬着的心才落下来。

    聂尘向蔷薇投了一个镇定的眼神,微微一笑,表示让蔷薇不用担心。

    “看来传言还是有他的可信度啊。”聂尘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长袍,继续走到圣启身前。

    圣启撇嘴一笑,“我欣赏你这份狂傲的魄力,杀了你确实挺可惜的。说吧,你来东圣部洲有什么目的。别告诉我只是为了‘风精’。”

    聂尘无奈的摇了摇头,“想必刚刚的试探,圣皇陛下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聂尘话语一出,灭音不禁问道:“你真是天徒?”

    聂尘点点头,“这次下界,是因为人界即将发生的浩劫。我知道人界之事,我们天界之人不便插手,但这件事有关人界存亡,所以不得不前来阻止。”

    圣启似乎一头雾水,“浩劫?从何说起?”

    “其一,诸健回归人界,已经召集大部分被修道者镇压的妖魔。第二,冰雪国开始蠢蠢欲动,打算向其他三大洲发起进攻。”

    “这我早已知晓。就算魔族与冰雪北洲联合,他们的实力也不足以侵占我们三大部洲。”

    圣启的回话,顿时让聂尘僵住了。

    “你们既然知道了,为何不行动?不阻止,难道等着战争爆发,让黎民百姓来受这个苦?”聂尘道。

    圣启冷哼道:“你一个刚入世的孩子对六界之事了解多少?所有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圣启的答案让聂尘出乎意料,按照他的说法,其他部洲的人皇应该也知道冰雪北洲将要远征之事,可为什么不去阻止事态的恶化?

    “难道就不去阻止这一切?”

    “攻打我们三大部洲并不可怕,我担心的是宫若雪的目的是神州中部的海洋悬空岛。”

    聂尘眉目凝成一团,“这和海洋悬空岛有什么关系?”虽然聂尘去的地方不多,但对神州的地理还是了解的,四大部洲中部是一个辽阔的海洋,在这片海洋上,有一个悬浮在空中的小海,小海上有一个大岛屿。这个海洋岛屿就被人们称为海洋悬空岛。

    圣启欲言又止,接着又开口说道:“这是我们人界之事,你还是回你的天界吧。”

    “人界之事就是我的事,人界有我太多守护的东西。所以请你告诉我事情的真相。”聂尘有些焦急,目光中带着哀求。

    圣启沉默了片刻,双手腹背来回走了几圈,然后突然停下说道:“好,既然你是天徒,还会千里迢迢跑来这里告诉我们冰雪北洲远征之事,那边与冰雪北洲无任何关系。我就告诉你事情的真相。”

    “海洋悬空岛其实是我们人皇终身守护的地方,那里封印着超越六道的虚灵兽。虚灵兽缺少人的智慧,但却拥有超越自然的力量。所以很多人渴望得到这种力量。我想宫若雪的**不仅仅是统治人界这么简单吧,若是她能够得到这种力量,那就是整个六界的灾难了。”

    聂尘惊叹,“虚灵兽的力量可以被驾驭吗?”

    “当然可以,不过需要纳魂鼎。”

    “纳魂鼎?”聂尘惊叫了一声,然后思索着,原来纳魂鼎的真正用处在这里。宫若雪其实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三大部洲的人都在盯着,她的目的就是要让三大部洲的人以为自己是在准备远征,然后取得时机前往海洋悬空岛。

    “我明白了。”聂尘知道了真相,显然没有露出高兴的神色,而是神情焦急,事情的严重性不可估量。

    “如今可谓不知道宫若雪的真正目的,所以我们都不能轻举妄动。若是宫若雪的目的正的只是远征,那我们却把重点放在海洋悬空岛,那一样会掉进她的陷阱。若是我们把重点放在防御宫若雪的进攻上,那海洋悬空岛又会出现大漏洞。由此,我们只能等待宫若雪的下一步动向,以不变应万变。”

    聂尘点点头,“宫若雪那边,我去探查。有了消息,第一时间与你联络。”

    “如此甚好。”圣启拍拍聂尘的肩膀,似乎有一种相识恨晚的感觉。

    

目录 下一章 ↓